第 二 頁
作者:蘇堤繞孤山/校對、配圖:jiamin
 
(6)《陰 錯》
  來到姥姥家,祖孫二人自是少不了噓寒問暖、家長裡短。說著話,嬌紅突然話鋒一轉:「姥姥,您還記不記得十年前的那個小男孩啊?」
  老夫人回想了片刻,應道:「你說的是那個莊家的二公子吧?他中了秀才啦!」
  嬌紅聞言喜出望外:「真的?!」
  「嗯,那孩子真是爭氣啊,又孝順,就是命不好啊!鄉試的時候,本來說是要去考的,不巧他娘又犯了病,他就拚命地賺錢,啥事都不管啦!」老夫人眉頭緊鎖,似也在為方羽的際遇而憂心。
  「他娘的身體還是那麼虛啊?」嬌紅一臉緊張地探問。
  老夫人輕歎一聲,呷了口茶繼續道:「久病的人都是這樣,沒辦法。」
  聽到方羽家中如此窘困,嬌紅更急於馬上見到他,忙問:「姥姥,您曉不曉得他現在住在哪裡啊?」
  向姥姥問明了大概的地址,主僕二人立刻動身去尋,她們哪裡會想到那位頗具才情的年輕車伕便是昔日賣身救母的小男孩呢?
  尋至一片樹林,遠遠看見七、八個年輕人坐在一起聊天,看他們形容舉止與心目中的讀書人形象相去甚遠,秋香不由暗自生疑,低聲問道:「小姐,你說他們當中真的會有人認識莊小羽啊?」
  「嗯,應該是,姥姥她不會錯的。」嬌紅倒是顯得信心十足,忙快步走過去,彬彬有禮問道:「請問你們哪一位是莊小羽啊?」
  其中一年輕人趕忙起身答道:「莊小羽啊?莊小羽他今天沒來!二位是……」
  得知所尋之人不在其中,秋香暗自慶幸不已,長出了一口氣。嬌紅卻有些失望,但仍舊微笑著禮貌回答:「我們是他的朋友,來找他的。」見那人有些不敢置信,她又取出一張字條遞給他,拜託道:「這是我的住址,如果莊小羽來了,麻煩你交給他,請他務必跟我聯絡。」
  那人一口應下,將字條小心收入內衣口袋中。主僕二人道謝後,滿懷希望轉身離去。

(7)《陽 差》
  方羽今日的生意著實不錯,剛剛載了兩位體態輕盈的姑娘,現在又坐上了兩位一胖一瘦的壯漢,尤其是胖的那位,上秤稱一稱沒有三百斤也差不了多少。雖說又是一輪三人行,但情形卻與方才有天淵之別;一人在前奮力蹬踏,揮汗如雨,二人在後眉頭緊鎖,商量對策。
  「現在做生意不容易啊,戴帽子的又盯得緊,越來越難做了!」胖的那位滿面的愁容。
  「有水就有魚,越混越好摸。你以為戴帽子的真的清廉啊?哼,他比咱們高的也只不過是那頂帽子!」瘦的那位滿腹的牢騷。
  「那是要疏通疏通啊?」胖的那位一點就透。
  「那當然啦!疏通疏通好辦事嘛!」瘦的那位見多識廣。
  「那萬一通錯人怎麼辦啊?」胖的那位顧慮重重。
  「所以原則是別自己出面,萬一碰個不上路的,咱們還能來一個拉硬屎,死不認賬!」瘦的那位慣跑江湖。見同伴表示贊同,他又補充道:「所以咱們這回回溫州啊,盯緊一點,所謂買賣不成仁義在,眼光要放遠一點。」
  他們二人的談話方羽本完全沒放在心上,但這「溫州」二字卻觸動了他的神經,趕緊來了個急剎,把車停穩轉回頭急切切問道:「二位要上溫州?」
  這劈頭蓋腦的一句話倒把正聚精會神討論的兩位壯漢給唬了一跳,瘦的那位頗有些不耐地回了句:「對啊!」
  「我剛剛聽說二位要到溫州做買賣?」方羽直入主題。
  胖的那位嚥了半天口水,故作鎮定地探詢道:「怎麼樣?」
  「哦,是這樣的,我有三十兩銀子,想托二位送到溫州給一位李沂李參將大人。」方羽笑著道出原委。
  「你說拿三十兩銀子托我們送到溫州?」胖的那位驚得目瞪口呆,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
  「如果不太麻煩的話……」以為他們為難,方羽顯得頗為過意不去。
  確信自己沒有聽錯,胖的那位又嚥了嚥口水,擺手道:「呃……不麻煩,你信得過我們嗎?」
  「我當然信得過你們啦!」方羽如釋重負,興高采烈地應道,臉上綻開燦爛的笑容。
  見他們二位仍有些無法置信,方羽又笑著補充道:「二位看來也
不像是壞人,雖然長相是粗獷了點,可是我知道你們這種人是最善良的了。我也認識一些幹粗活的朋友,他們的個性都很單純熱情,雖然長得不是很斯文,可是比很多斯文人更講義氣,所以把錢交給你們,我是絕對放心的!」
  這幾句話似乎頗具威力,聽得他二人受寵若驚,心中有如禮花綻放,笑容不自覺地爬上面頰,四目瞪得溜圓,連手都不知該往哪裡放才好了……
 做完這單生意,方羽約了兩個朋友一起吃麵。席間談起方才之事,未曾想他們卻對此頗有微詞。
  一個說:「羽哥,我說你啊,你把錢交給
那兩個壞人,那不等於拿銀子去打水漂嗎?唉……」
  方羽反問道:「你怎麼知道他們兩個是壞人啊?」
  見他不信,那人也顧不上吃麵,只一個勁地擺事實、講道理:「嘿嘿,我告訴你啊,照你所形容的那兩個人的樣兒啊,不是拐子是什麼啊?我告訴你啊,他們兩個好事不做,壞事做絕啦,一地騙過一地,連官府都拿他們頭疼啊!」
  方羽還是不信:「可是,我看他們不像是壞人啊!」
  那人繼續「教育」道:「哎,你看誰像壞人啊?拐子臉上會寫著『我是拐子』?告訴你啊,這些事全要憑經驗,你呀,是經驗不足、聰明有餘呀!我看你這錢呀,是丟到茅坑裡撿都撿不回來了!」
  另一個有些看不過去,插言道:「唉……莊小羽也是心地好啊!」
  「可是笨啊!」二人搖搖頭,歎歎氣,再不言語。
  「不會的,不會的,我這麼信任他們,他們不會耍我的!」方羽信心十足。
  方羽的「執迷不悟」惹來同伴一陣哄笑:「好,那你慢慢等吧,看你的錢會不會從茅坑裡面跳出來!」但他仍舊不在意,也不再爭辯,只挑了一筷麵條塞進嘴裡。
  辛苦了一整天回到家中,方羽雙腳才踏進房中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聽見門外有人找:「莊小羽!莊小羽!」
  開門一看,見是熟人,方羽忙笑問道:「小六?什麼事啊?」
  原來來人就是今日受嬌紅所托來給方羽送字條之人。只見他氣喘吁吁道:「今個兒有人到田裡去找你,她說是你……說是你朋友,打遠方來的!」
  「遠方來的朋友?」方羽有些納悶。
  「她們把這個交給我,上頭有她們的地址,是不是你的朋友啊?」小六從懷中取出那張字條,小心翼翼展平遞給方羽,卻不曾想到那張字條早已被汗水浸透,上面的字跡混成一團,完全無法辨認。
  「塗成這個樣子,一個字也看不到。」方羽微微有些許失望。
  「啊?怎麼會這樣呢?她們剛剛交給我的時候,這上面還有兩行字……」小六紅了臉,吞吞吐吐,不知所措。
  未免他過於自責,方羽忙打圓場:「好了好了,算了吧,反正我也沒什麼朋友在遠方的,應該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啦。」
  「都怪我,要是我識字的話,我一定可以把它都背下來。」小六仍是過意不去,低著頭懊悔。
  「小六,不妨事的,別自責了,別放在心上啦!」方羽寬慰道。
  「好吧,那我先走了。」小六紅著臉,轉身離開。
  「好,再見了!」送走小六,方羽好像沒發生任何事一樣地回房休息。他又何曾會想到這送書之人正是苦尋不著的恩公之女——嬌紅呢?

(8)《逛 窯》
 
  夜涼如水,滿院的月光叫人又平添了幾許惆悵。
  秋香心裡藏不住事,偏著頭問身旁的嬌紅:「奇怪,都過了這麼多天了,那個莊小羽怎麼還沒有來找小姐?」
  「他一定是很忙的。聽姥姥說,他又要下田,又要讀書,又要照顧他娘,像我們倆啊?閒人兩個!」嬌紅用善解人意的微笑驅散秋香心中的疑慮,然而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心中的那份期盼其實遠比秋香來得更為猛烈。
  「不知道那個莊小羽現在長什麼樣子?」對於這位熟悉的陌生人,秋香充滿了好奇與遐想。
  「不管他長什麼樣子,他都是我的好朋友。」嬌紅的眼神中透著信任與欣賞。雖然只是與方羽共有一段短暫的兒時回憶,但他的善良孝順、勤奮進取早已深植於心,她也早已將他視作最為欣賞的朋友了。
  「對了,小姐,泉州還有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啊?」秋香轉換話題又問道。
  嬌紅雖是大家閨秀,但一說到玩卻也興奮地像個孩子:「泉州好玩的地方多得很呢!」忽而故作神秘,欲說還羞:「只是,有些地方女人不能去。」
  不多時,自參將府門內探頭探腦溜出兩位年輕後生,藉著月光一打量,竟頗有幾分眼熟。其中一人作儒生裝扮,面如美玉,清秀脫俗,好一個風度翩翩的絕世佳公子!但細看那眉眼、那神態,不是嬌紅又是誰?另一人身著藍靛袍,頭戴青絲巾,渾身上下透著機靈,不用說是秋香無疑了。出得門來,主僕二人見四周無人,忙整了整衣冠,強抑心中的興奮和喜悅,掩著輕笑踏月色悄然而去……
  「小姐……呃不……公子,到了沒有嘛?」頭一次女扮男裝偷溜出門,秋香頗不習慣。
  「就這裡嘛!」嬌紅指著前面的大紅招牌笑道。
  秋香抬眼看去:「軟……香……樓?」這便是小姐所說的女人不能去的好玩地方?從外面瞧不出有什麼特別嘛!秋香正暗自疑惑,不想卻忽地瞥見了一張熟悉的面孔,正要衝上前去和他打招呼,卻被嬌紅止住,方才想起此行切不可暴露身份,於是主僕二人攜了手,側身閃進軟香樓中。她們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豈知竟被月娥的貼身丫鬟瞧了個正著……
  這熟悉的面孔非是旁人,正是方羽。這燈紅柳綠的煙花之地雖為作風正派之人所不齒,但卻門庭若市、往來不絕,自然也是做載客生意的絕好之處。方羽亦清楚這一點,於是今晚捧著一本書冊在這家妓院門前等候坐車的客人,不想卻無端招來一場禍事……

 
(9)《生 波》
 
  軟香樓中所見所聞果然新鮮,主僕二人不由暗自得意,卻不知她們自打一進門就被一雙賊溜溜的勢利眼給死死盯上。
  「喲,二位公子,你們是頭一次來吧?樓上有包廂哎,請……」老鴇堆起笑容迎了上來。這老鴇閱人無數,只消看一眼便知道對方的出身來頭、性格喜好以及錢袋深淺,今見嬌紅二人舉止優雅、氣度不凡,必定來自豪門巨賈,如此肥羊,豈能錯過?
  「不必了,我們就在這邊坐坐就好了。」嬌紅指著人來客往的大廳微笑道。
  老鴇不免有些失望,但仍舊慇勤招呼道:「哦,好好,二位請,二位
請啊!」將二人請到一張空桌旁坐定,她又媚笑著向著嬌紅問道:「公子,您要點哪位姑娘啊?」
  嬌紅哪裡知道這些?只得故作鎮定,順手一指,應道:「就那邊穿紅衣服的那位姑娘吧。」
  老鴇順勢一看,見是大廳中的領舞,轉而用一種誇張的語調賠笑道:「哎喲,她呀,她忙得很吶!哎,我給二位推薦咱頭牌的姑娘,也是咱們軟香樓的樓花哦!」
  嬌紅只覺得渾身不自在,忙勉強應道:「好,可以呀,隨意好了!」
  「好,包您滿意!二位請啊!桃花……」老鴇諂笑著扭著腰身離去。
  秋香長舒一口氣,坐立不安地蹙眉道:「公子,我們還要請姑娘,多彆扭啊!」
  嬌紅忙安撫道:「沒關係的,都是這樣嘛!」
  見小姐執意如此,秋香只得作罷。眼下無人來叨擾,只一心品茶賞舞,倒也安全自在。她二
人雖有意低調,奈何相貌氣質過於搶眼,直惹得那領舞的紅衣女子頻送秋波,嬌紅出於禮貌,微笑頷首以為回敬,豈料那女子舞得愈發起勁,環繞在嬌紅身邊大膽示好。這明眼人一看便知的厚此薄彼讓廳中一人頗為不
忿,將手中酒杯狠狠一摔,猛一擊桌子,怒氣沖沖上前來便要拿嬌紅出氣:「喂,哪來的臭小子到這裡來跟我搶風采?!」
  此人卻是貴祥。他自小倚仗著「天生狀元命」的「鐵斷」,游手好閒,不思進取,成日裡不是提籠逗鳥就是飲酒取樂,這軟香樓便是他經常光顧之地,而這紅衣女子更是他欽慕已久的對象。眼見心上人與那不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臭小子」打得火熱,他當然是怒火中燒,幾盞悶酒下肚,更覺忍無可忍,藉著酒勁衝了上來。
  「這……」嬌紅起身正欲解釋,卻被貴祥猛推了個趔趄,險些摔倒:「這什麼這啊?!」
  秋香見勢不好,趕緊衝上前去一把推開貴祥,挺身護住嬌紅,高聲喝道:「喂,你是什麼人吶?敢這樣推我們家公子?」
  「我推他?我還要打他呢!」言還未盡,貴祥掄著拳頭直奔嬌紅而來,卻被身後的老鴇死命拉開,賠笑道:「哎……莊公子,您這是幹什麼嘛?哎呀,大家都是逢場作戲的嘛,咱們這兒又不是什麼正經八百的地方,大家都是尋歡作樂的嘛,您說對不對啊?」
  貴祥仍是怒不可遏,一把拉過那紅衣女子,衝著老鴇嚷道:「九娘,艷蓉是我的人,可是她在跳舞的時候跟他眉來眼去的,分明是給我難堪嘛!」
  老鴇支吾了半晌,無言以對。嬌紅昂首走上前來,厲聲道:「你憑什麼說艷蓉就是你的人?」
  貴祥冷哼一聲,趾高氣昂道:「你可以問問九娘,這個軟香樓有一半是不是我蓋的!」
  「啊……是啊是啊,他是我們這兒的大恩客啊!」老鴇笑得尷尬又無奈。
  嬌紅冷笑一聲道:
「他是衝著我們艷蓉來的嘛,呵呵……」
  嬌紅輕蔑地瞟了貴祥一眼,笑道:「你捧小姐的場是你心甘情願的啊,你怎麼可以說你就買了人家,不嫌過份嗎?況且艷蓉小姐也沒那麼便宜啊!」
  貴祥聞聽此言不由火往上撞:「喲,你敢這樣跟我說話,你也不去打聽一下,看看老子是誰啊?」
  老鴇見他惱怒,生怕嬌紅搞不清狀況而得罪人,忙介紹道:「他呀,是咱們泉州的首富——莊老爺子的長公子!」
  「莊貴祥。」貴祥有恃無恐地報出名號。從小到大,這名字不管用在哪裡都好使,今天也不會例外。
  原來他便是方羽那「狀元命」的哥哥!嬌紅不知便罷,知曉後更覺來氣,不由冷笑道:「哦!原來是你!」
  貴祥哪知這其中的淵源?只道對方是畏了他的名號,於是愈發張狂地回敬道:「就是你爺爺我!」
  豈知嬌紅根本不買他的帳,只用眼角餘光斜睨了他一眼,喝斥道:「不知道還好,我
知道了就更瞧你不起!我最看不慣就是你這種人,啥事用錢來使,使不了了就用拳頭,俗氣透頂!」
  貴祥倒也不反駁,只問道:「哼,你真的不怕死嗎?」
  「以為這樣就嚇唬得了我?憑著家裡有幾個臭錢就耍狠,算什麼英雄好漢啊?還狀元命呢,笑話!」一番冷嘲熱諷之後,嬌紅乾脆拂袖背過身去。
  這句話可捅了貴祥的肺管,只見他瞪圓了眼珠,惡狠狠湊上前來:「哎喲,你要找打,我就打你去死!」話音未落,一記鐵拳猛向嬌紅砸來。
  大廳內立刻亂作一團。嬌紅躲閃不及,反身一個趔趄撲倒在一張圓桌
上,頓時前額血流不止,一陣暈眩。秋香見狀大驚失色,趕緊跑過去攙扶,向貴祥怒斥道:「你怎麼可以打人呢你?!」見嬌紅傷勢不輕,她不由驚慌失措,脫口而出:「啊!小姐,你受傷了!」
  一句話讓貴祥目瞪口呆,繼而像挖到寶藏一樣兩眼放光,不懷好意地笑道:「原來是個女的啊!那我更要瞧瞧看了!」說罷便衝上前來欲輕薄嬌紅。
  常言道,雙拳難敵四手。面對兩個弱質女流,貴祥雖在氣勢上佔著上風,卻也討不著丁點便宜,反倒一個不留神被秋香推了個狗啃屎,手臂壓傷,伏地叫
喚不止。
  秋香見狀,忙攙過嬌紅欲速速逃離這是非之地:「小姐,我們快走!」
  「哎呀,我的護身符!」嬌紅此時卻發現自己從不離身的護身符不知怎的掛到了貴祥的手腕上,不由大驚失色,慌慌張張想去取回。
  這危急關頭如何還能顧得上這些?秋香死
死拉住嬌紅,勸道:「小姐,別管了啦,我們快走了啦!」
  主僕二人閃身逃出軟香樓,只聽得貴祥在身後叫嚷道:「我看你往哪裡走!」

 
(10)《渡 劫》
 
  好容易逃出軟香樓,見方羽還沒有離開,秋香心中一陣狂喜,趕緊拉了小姐跳到車上,慌忙道:「踩車的小哥,快點,我們要坐車,快點!城關參將府,快點!」
  方羽見二人慌亂無措的模樣,知是情況危急,忙丟下書本,奮力蹬踏起來。車子才剛啟動,就聽見身後貴祥追了出來:「別走!哼,有種你就別走!」
  可惱的是前面的車子卻越跑越快,越跑越歡。可憐貴祥一手苦撐著懵登轉向的腦袋,腳下的步子卻半點不敢懈怠,見那踩車之人正是方羽,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路追一路罵:「站住!別走!你這個小王八蛋,胳膊肘往外拐,不幫自己人幫別人!」
  任憑他在後面罵罵咧咧,方羽反踩得更加賣力,卻忽聽得身後客人焦急道:「小姐,你受傷了啊!」當下心中就是一驚,原來這兩位是女扮男裝的姑娘啊。
  「不礙事,別慌慌張張的。」嬌紅一邊輕拭著額上的傷口,一邊安慰秋香。
  「不行啦,你要是受了重傷,我一定會被老爺打死的!不行,我先幫你拆開!」說著話,秋香便要動手替嬌紅取下頭上的書生帽。
  「哎,不要啦!」嬌紅話音還未落,帽子已輕輕褪了下來,長長的青絲散落如瀑,隨風輕揚,嬌紅下意識地側過頭,隨意撥了撥微亂的髮絲。
銀色月華下,伊人眉如春柳,眸若秋水,嬌靨似玉,貴祥不禁看得癡了,好半天挪不開腳步,愣在原地呆傻傻地反覆回味那護身符上似有若無的殘香。
  方羽亦被嚇得不輕。猛見這受傷的客人竟是前幾日與自己對對子的姑娘,當下第一反應便是拼盡全力將車踩得飛快,好讓她們盡早擺脫貴祥的糾纏。一路狂奔出好幾里,料貴祥再不會追上,他才放緩速度,穩住心神,氣喘吁吁問道:「要不要先繞道藥鋪,包紮包紮?」
  嬌紅忙搖了搖頭:「哦,不用了,都這麼晚了。」
  深怕她傷口惡化,方羽忙又道:「我認識一位老爺爺,他醫術好,人又熱心。」
  「沒有什麼大礙,還是先回家吧,我爹肯定要急死了。」擔心父親在家牽念,嬌紅深鎖的眉頭透出絲絲不安。
  「那我踩快一點。」方羽再次加快車速。
  「回去稟告老爺,賞那莊貴祥二十棍子,打得他屁股開花!」回想起方才的遭遇,秋香仍是忿懣難平。
  嬌紅忙提醒道:「不能說!你這一說,爹不就知道我們上窯子去了嗎?」
  經她這麼一提醒,秋香不由「啊」地一聲驚呼,緊張兮兮道:「是啊,說了可傻了,就不打自招了!」
  方羽著實為她們擔憂,勸道:「我勸二位別跟他鬥了,他財大勢大,卯上了對你們沒好處的。」
  嬌紅聽他如此說,不由奇道:「怎麼你也認識他啊?」
  方羽輕哼一聲,沒好氣地應道:「我跟他呀,才熟呢!」
  嬌紅摸了摸額上的傷口,回想起方才痛斥貴祥時的解氣,不由得意地開心笑道:「被他打成這樣,我一點都不後悔,連我朋友的氣都一塊出了,過癮的很呢!」隨即她卻神色黯然道:「就是丟了個紀念品,可惜啊!」
  秋香見狀,向方羽感歎道:「從來啊,就沒有見過我們家小姐這麼寶貝一樣東西的。」說罷,主僕二人相視一笑,嬌紅羞澀地低下頭去。
  方羽接過話頭,笑道:「小姐是位念舊的人啊!」
  「她念舊啊,人家可不念舊,到現在連個人影都沒瞧見!」想到那位「莊小羽」的音空信渺,秋香不禁為小姐打抱不平。
  嬌紅佯裝生氣地白了她一眼,道:「閉閉嘴吧你!」
  見她們二人不再言語,方羽小心翼翼地探問道:「卑人心中有一事納悶不解,不知可否請教?」
  「請說。」嬌紅柔柔一笑。
  遲疑了片刻,方羽才鼓足勇氣道出早有的疑問:「二位乃黃花閨女,上軟香樓那種地方做什麼啊?」
  嬌紅見問,不由莞然一笑卻不知該如何作答,秋香遂撇嘴應道:「我們家小姐說啊,要去見識見識……」
  「見識什麼?」方羽越發好奇。
  「去見識一下為什麼這麼多男人都愛上那種地方啊!」秋香的回答很是無奈。
  聽她這麼一說,方羽不禁莞爾:「那找到答案了沒有啊?」
  秋香嗔怪地瞅了嬌紅一眼,應道:「找到啦,一點都不好玩,頭破血流的,去的人都是傻蛋!」見嬌紅忍不住笑出了聲,未免有些匪夷所思地驚呼道:「哎……傷成這樣,你還笑啊?」
  車行至一個拐角,嬌紅叫住方羽:「就在這邊停好了。」
  秋香不解其意:「還沒有到啊!」
  嬌紅邊下車邊解釋道:「咱們別走正門進去,免得被人家撞見啊!」
  「啊,對對!他們如果問起的話,我們可以說我們在後花園蹓躂,你這個傷也是在後花園摔的!嗯?」秋香倒是挺會「舉一反三」。
  嬌紅不置可否,只向方羽問道:「多少錢?」
  方羽忙擺手道:「不用了,上次給多了。」
  「怎麼行呢?這樣怎麼做生意啊?」嬌紅說著話,從袖中取出銀兩交到方羽手中,笑道:「來,多退少補,下回再算。」說罷叫上秋香就要離開。
  「哎……」方羽趕忙叫住她,吶吶地問道:「我還能見到你嗎?」
  嬌紅轉過身,大大方方地粲然一笑道:「當然行啊!泉州雖大,但咱們活動的不就這幾條街嗎?」
  望著二人漸漸遠去的身影,方羽似乎想起了什麼,高聲道:「哎……傷的地方要趕緊塗棒創藥啊!」
  「好!」前面傳來愉快的回應。
  方羽仍是放心不下,囑咐道:「還有,腫的地方要用冰敷啊!」
  「知道啦!」那抹飛揚的倩影好似往這邊回眸一笑,然後消失在無邊夜色中。
  方羽不覺悵然若失,怔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帶著一絲難藏的淺笑轉身離開。

最佳流覽器 / 解析度:IE 5.5+ / 800*600.網站管理員:jiamin / 文案:老莫. Copyright ©2003-2011 YehT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